小众网站审美的历史渊源

 

贾克敏

 

历史上并没有小众与大众的明显划分,但作为一种概念的追认与界定,那个时候的小众文化一定是存在的!

明以前,普通人接触不到钟鸣鼎食,接触不到普鲁斯特文卷,那么这种小众艺术与小众美学必然也只能同权力资源,在产生和维系上紧密联系。根据对《周易》的解释《系辞》有云“二多誉,四多惧,近也。”说明在那个时代,越靠近权力中心越安全,资源受益也更多。

《说文解字》中提到:众,多也。而史记中提到“月氏居敦煌、祁连间,及为匈奴所败,乃远去,过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遂都妫水北,为王庭。其余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史记·大宛列传》) 。小众这个词也说明古已有之,意义为小部分人。

对今天小众网站文化的构建而言,先秦的思想宝库价值,阴阳家和西陲之地的秦国和血吞牙的悲剧美学,可谓宝库一座,影响深远,也适合于后来的承平之世,能够激励士子们创造的勇气与坚忍!秦国历六百年,“得东饮马于黄河之边”,让无数人读之而泪下。更见证了自强不息,改变现实的小众精神,那种独立的精神,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气质绝不是人人都有的,且随着时间的延续,特别在今日,能够“吾道一以贯之”的人少矣,固谓之小众,也是这种小众精神深刻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和华夏中国的版图,试想秦开国之君秦仲战死西戎沙场,世父甘愿推其弟继位,征战沙场最终被俘,不可谓不惨烈。重读贾谊的《过秦论》会察觉这种兴奋与担忧并存,秦孝公“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襄括四海之意,并吞八慌之心”,而始皇帝“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一种对于威武雄壮雄才大略的艳羡何止他们独有之,我们也会顿生对此丰功伟绩的仰慕!

而“南取百越之地……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这些都足见军事经济力量的强横!从小众“黔首”角度看,一个孟姜女的民间形象流传实在是历史之必然。

从历史维度讲,秦国之所以能够“兼国十二,开地千里”,以其最初偏居西戎而选择华夏,甘愿同西戎背水一战的决绝关系密切,虽九死其犹未悔,正如郑良树在《商鞅评传》中对于商鞅改革的定性,时任最高行政长官左庶长商鞅的改革,从横截面看设计家族制度,社会组织,农业经济,作战军功,爵秩制度等,纵剖面则涉及宗教礼制,习俗传统文化,无论是开化还是传统的继承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然伴随痛苦的磨合与艰难孕育的过程!种种历史,有理由对于小众与网站的文化视角,给予关注与重视。

宋代文人最突出的描述“雅虐”,正所谓嬉笑怒骂皆文章。但是宋代文人区别于其他时代,凸显出的智慧旷达的气度、真情与世事的执着。宋代文人敢于直面现实的勇气,其实是当代小众文化应然的组成部分,也是小众网站和网站小众化跨越节点的精神方法论。

明朝的阳明学说认为“良知”是心之本体,是人人生而俱来的,先验的,普遍的“知”。这种“知”是不待虑而知,不待学而能的本然,是“致良知”,为圣的内在可能性.同时,阳明先生又强调“良知”是外在的社会伦理道德与内在的个体心理欲求的统一(“天理之在人心”),是与天地万物同体的。正是这种可能性与应然性,正是这个充塞天地的“良知”(灵明),才使“我”与万物(包括社会)无间隔地一气流通,互不内外远近地融为一体。

也正是这种天地间活泼泼的、“个个心中有仲尼”的“良知”,才感召人们去追求那种具有“凤凰翔于千仞”,而阳明的弟子王艮的“百姓日用为道” 更是印证了普通人一有追求道的权利,二则是道不在圣人言语,不在上方法度,不在贵族允许,他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普通人的手,只要行动,就可以比皇亲国戚的口舌要高贵。也凸显着启蒙学者的身体力行、大义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