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艺术家庾恩利 与NYLON在元宇宙艺术领域中深刻对话

身处纽约大学的庾恩利,在学习之余与NYLON的主编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对话。此时,他如多数跨洋留学的年轻人一样,正在期待暑假后回到台北,与许久不见的家人朋友相聚,也计划着下学期抵达新的国度布拉格交换学习,并为此充满了好奇跟兴奋。

庾恩利虽然身为星二代,却将父母在演艺界的流量悄然放置一旁,年仅20岁就创下了属于自身的艺术版图,传统绘画、沉浸式展览、元宇宙的数字人,甚至是音乐、影像、舞蹈,都成为了庾恩利与世界对话的媒介。

在后疫情的时代,世界在混乱与未知中似乎向个体缓缓封锁,而恩利作为“Z世代”的艺术家,输出了很多对世界多元开放与无边界感的的看法。在整个与NYLON的对谈中,从身为星二代所面临的舆论争议,到二元对立世界观中的性别流动性,以及“Z世代”艺术家对元宇宙的拥抱,恩利分享了自身的种种思考。

星二代的标签不是恩利走进娱乐圈的敲门砖,对艺术的执着与信念才是这位年轻艺术家的坚定追求。在艺术世界中,20岁的恩利已经有了很多耀眼的成绩。四岁习画、六岁写诗、九岁便获得村上隆在亚洲举办的「YOUNG GEISAI 展」2011 Young GEISAI( TAIWAN )[Oct.2011]征选,彼时的恩利是那一届艺术祭奠最年轻的获奖者。

因为热爱音乐自由表达的属性,少时的恩利便投入了音乐创作。十四岁时,将妈妈伊能静为他讲述的床边故事作为灵感,推出了自己作词谱曲的《Star Map》。在2021年,《Star Map》中文版本的《星图》上线。恩利没有选择自己演唱,也没有选择与其他音乐人合作,而是直接让妈妈来唱这首歌,而他给了妈妈一个特别令人动容的理由:“因为你是我生下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星图》单曲封面)

基于对社会中心化审美以及性别刻板印象的反思,恩利一直追求的艺术思想便是去建立去中心化的审美以及不完美即是完美的主旨。他在高中时代倾心创作的一副油画作品,此后也衍生成了元宇宙Theirs虚拟人,以及吸引了一众年轻艺术家共同创作的加密艺术项目Theirsverse。

(恩利油画作品:虚无)

“我期待别人能通过我的艺术创作,透过我的眼睛去看世界,从中找到他们自身的一部分”恩利说。在交谈中,恩利不止一次提到了关于「眼睛」这一创作意象。

在此刻威尼斯军械库所展出的《第一届元宇宙艺术年度展@威尼斯The 1st Annual METAVERSE Art @ VENICE》由威尼斯大学、威尼斯建筑学院联合策划。恩利成为了最年轻的参展艺术家,所绘出的虚拟人Theirs便是以「虚空之眼」为出发,进而与艺术家

王涵晨 HeatherWong 合作,呈现了三幅艺术作品:Digital immortality | 数字永生、Gensbach evolution | 根斯巴克进化体、Holographic rose fragment | 全息玫瑰碎片。

在浪漫与破碎的视觉撼动中投射了宇宙虚无感、人类意识、虚拟数字永生等命题。

(恩利与王涵晨 HeatherWong共同创作作品:数字永生)

(恩利与王涵晨 HeatherWong共同创作作品:根斯巴克进化体)

(恩利与王涵晨 HeatherWong共同创作作品:全息玫瑰碎片)

恩利和另一位艺术家王涵晨 HeatherWong为NYLON独家创作的Theirs,特意选用了Theirs系列的第一代形象,并融入了赛博朋克未来雕塑的风格。他说,Theirs第一代对他而言有珍贵的意义,每次回顾都提醒着他当初那种只为艺术而创造,不掺入任何附加条件的纯粹心情。

(由恩利与王涵晨 HeatherWong共同为NYLON尼龙独家策划的Theirs虚拟人形象)

Theris的世界宣言是“Imperfect is perfect”,鼓励每个人都可以爱上自己的不完美,当一个人接受了自己的不完美,那就是完美的。这正如创作者恩利所说的“什么是完美?许多时候,完美就是社会公认的审美标准,我认为跟自己的不完美和解,也是在拆解社会为你设定的故有标签。”

(恩利与虚拟娃娃Theirs)

恩利说“我自认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自己的作品能被这么多的人观赏。我来纽约大学读书,其实能够看到许多明明很有才华的人,却没有平台去让别人看到。所以我们想做一个空间给年轻艺术家们发表作品,让世界看到他们,这就是创造Theirsverse的初衷。”

通过了解,发现Theirsverse很有趣的一点则是,许多艺术家们彼此都是分散各地,在未曾见面、时差不同、背景不同的现状下,一直通过网络与语音进行沟通,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过程,仅凭对艺术的执念与概念的灵感,就将世界各地有才华的创作者们集合起来。

元宇宙、虚拟艺术近年来大受欢迎的同时也有很多的争议声音。在恩利的眼中,科技与现实则是一个永远存在的争议,就像我们人人使用的手机,也会受到吸引力转移的抱怨。但说到底这始终是一种工具,只是看人们怎么使用它。在虚拟的数字世界中,你可以成为任何人,你可以感受到不被框架定义的自由生活,收获在此过程中的信心勇气。在这里重拾信心,在现实中坚定做自己,这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在这次NYLON的专访中,我们看到了这位年仅20岁的艺术家,正以任何一种可能的艺术形式与世界对话的方式,充满野心且专注地,朝艺术之路大步迈去。